主页

yy4080

  挥挥,旁的侍卫即扑上,将司马懿亦缚悬。挥挥,旁的侍卫即扑上,将司马懿亦缚悬。

  “何如,曰不言?”。”静笑眯眯之视洪。“何如,曰不言?”。”静笑眯眯之视洪。

  “于!,言于也。”。”懿此笑任静者缚,其目不之顾静,心中穷泉,你一个小女娃,何知,此为反助我矣。

  懿此笑任静者缚,其目不之顾静,心中穷泉,你一个小女娃,何知,此为反助我矣。“何如,曰不言?”。”静笑眯眯之视洪。

  “何如,曰不言?”。”静笑眯眯之视洪。司马懿已思得明矣,」不言而见收矣,洪亦不言,若其言也,则为徒矣。司马懿已思得明矣,」不言而见收矣,洪亦不言,若其言也,则为徒矣。

  “哦,真谓我不邪?”。”“哦,真谓我不邪?”。”他娘也,自白缚矣……他娘也,自白缚矣……

  “哦,虽百间吾皆不言。”。”曹洪道。“哦,虽百间吾皆不言。”。”曹洪道。

  静复道:“或有可者,我求我姑,告汝欺我,再往觅我外祖,告汝欺我,更求吾之子子,告之,你欺负我。俾求爹爹,欲无见矣。”。”静复道:“或有可者,我求我姑,告汝欺我,再往觅我外祖,告汝欺我,更求吾之子子,告之,你欺负我。俾求爹爹,欲无见矣。”。”果然,懿闻洪之对:“公主,此其好,不亦将我绑缚!,顾我无言之。”。”

  果然,懿闻洪之对:“公主,此其好,不亦将我绑缚!,顾我无言之。”。”“哦,虽百间吾皆不言。”。”曹洪道。

  “哦,虽百间吾皆不言。”。”曹洪道。司马懿已思得明矣,」不言而见收矣,洪亦不言,若其言也,则为徒矣。

  司马懿已思得明矣,」不言而见收矣,洪亦不言,若其言也,则为徒矣。“不言。”。”洪又冷嘻。“不言。”。”洪又冷嘻。

  “哦!”。”洪冷吁一声,不屑之别过去。“哦!”。”洪冷吁一声,不屑之别过去。

  挥挥,旁的侍卫即扑上,将司马懿亦缚悬。挥挥,旁的侍卫即扑上,将司马懿亦缚悬。洪视静。洪视静。

相关阅读